欢迎登录河北食品网!
wenzi
tel
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科技创新 > 技术改造技术改造

雅虎没落

时间:2016-07-12  来源:河北食品网  被浏览:

雅虎没落
分类:封面故事 稿件来源: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作者 张兴军

留给雅虎的时间,似乎不多了。

这家曾经市值最高攀升至1300亿美元的信息和搜索领域的巨无霸公司,如今正面临着无人接盘的窘境。就在两个月之前的4月18日,媒体报道称雅虎正以40亿美元至80亿美元的价格,出售其互联网的核心资产。

这个价格是什么概念?以中国如今的门户作为参照,雅虎卖身的价格不到腾讯市值的五十分之一,曾经担任过雅虎中国CEO的周鸿祎创办的奇虎360,市值也相当于雅虎全球的两倍。

“属于雅虎的时代已经不在了,今天是属于谷歌和Facebook的天下。”一位互联网分析人士对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表达其惋惜之情,因为他的第一个邮箱就是雅虎的,直到三年前的4月18日,以yahoo.cn和yahoo.com.cn、为后缀的邮箱已经停止服务。这个日子和雅虎宣布卖身的日子竟是同一天。

帝国陨落虽显唐突,但个中迹象却早已有之。回顾雅虎持续数年的自救之路,似乎乏善可陈。当经历了换帅、卖楼、裁员等一系列挣扎之后,这家没能跟上互联网发展大势的公司,终将迎来自己命运的宣判。

烫手山芋

从各类消息汇总得知,雅虎一边寻求为互联网核心资产寻找下家,一边也在兜售着专利和土地。六月初时美国媒体就曾报道,雅虎正在出售名下位于硅谷圣克拉拉市一块48英亩的土地。这地土块在雅虎的规划中,一直是准备用来建设其未来全球总部的。但由于其业绩严重萎缩的前提下,雅虎最终走上了分拆售卖的境地。据悉,互联网巨头谷歌、苹果也在竞购者的行列。

从1994年雅虎创立算起,至2016年雅虎寻求兜售自己,雅虎只用了22年的时间。当这家昔日龙头放下身段之后,却仍然得不到市场的价值认可。

根据目前的市场反馈,潜在买家最多只愿出价 30 亿美金。这和雅虎管理层40亿美元至80亿美元的心理区间相去甚远。然而,即使是区区的数十亿美元,在相当一部分分析人士眼中,濒临落幕的雅虎仍然不值。

出售互联网核心资产,在雅虎官方口径中,是以“探索更多战略选择”为说辞的。但明眼的分析人士研究预判,雅虎已经无力回天,其管理层更是对这家公司的未来感到悲观。

互联网资讯网站recode早前报道,潜在买家对雅虎核心业务的最终的出价可能在60亿美元到80亿美元之间,但价格亦在随时变动。雅虎不断下滑的业绩,也使其估值在持续探底,

2016年4月20日,雅虎发布的2016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其营业收入为10.87亿美元,同比减少1.39亿美元,录得净亏损9900万美元,而去年同期,雅虎的净利润为2100万美元。

有人测算,雅虎如果去掉阿里巴巴的持股和雅虎日本的价值去掉,其市值竟然是负80亿美元。

谁的失误?

换帅,是多年来雅虎陷入危局之后的一种常态。这家错失哭搜索吴社交等一代代风口的网络巨头,始终在寻找能够力挽狂澜的决策者。

期间,既有“酋长”杨致远的再度出山和无功而返,也有卡罗尔·巴茨(Carol Bartz)、斯科特·汤普森(Scott Thompson)、罗斯·莱文索恩(Ross Levinsohn)等一众经理人的走马观花式上任与离任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雅虎急需一名强力铁腕的领导者,带领公司走出低谷,重新回到未来增长的轨道。于是,谷歌的铁娘子玛丽莎·梅耶尔进入了雅虎的视野。

2012年7月17日,玛丽莎·梅耶尔出任雅虎CEO。此时,雅虎已经陷极大的困境之中,增长停滞,人心涣散,其所在的市场被谷歌和Facebook瓜分殆尽。

从一家将自己推向失败深渊的企业重金挖来了掌舵者,是雅虎在为曾经的错误买单吗?然而,哪怕梅耶尔在谷歌拥有着多么靓丽的光环。当她来到已经走上下坡路的雅虎,也仍然无力回天。相反,她更加速了雅虎的衰退的速度。

在分析人士眼中,雅虎之所以这么快就衰落,杨致远和梅耶尔正是两个最大的”罪人”。

资料显示,自1997年以来,在杨致远等的主导下雅虎已收购了超过120家初创公司。美国知名财经频道CNBC网络版报道,雅虎成立至今已动用约170亿美元进行收购,但是这家公司如今的核心业务估值却仅为60亿美元左右,这意味着雅虎多年来已经挥霍掉超100亿美元资金。

另一方面杨致远很早就意识到了搜索引擎的发展前景,但没有大规模投入研究,却选择了和谷歌合作,寄希望通过谷歌的技术来搞定雅虎的广告变现。这不但养肥了谷歌,还让雅虎错失了搜索引擎的早期红利。

而福布斯中文网则这样评价梅耶尔:“在她走马上任之际,梅耶尔女士是提供了一系列相当没有意义的战略行动。改变雅虎的主页布局、取消在家办公的规定、聘用凯蒂·库里克(Katie Couric),此外还进行了一系列毫无意义、令人质疑的收购,这无异于是在公司起火时,CEO在一旁悠闲地拉着小提琴。”

找一个背锅人的确不难,为雅虎找个出路却是难上加难。

南辕北辙

如果说初创时期的雅虎尽得需求井喷而带来的网络红利,那么巅峰期的雅虎就是一个因抉择而逐渐失去优势的过程。正如业内人士所言,雅虎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,都是看对了趋势,却押错了筹码。

很多人认为,是杨致远和团队没有远见,看错趋势,才导致了雅虎的败局。其实,杨致远不止一次强调过,社区、内容、搜索、个性化,是未来互联网的四个战略核心。但到具体实践层面,雅虎的管理层却显得畏首畏尾,面对像谷歌这样的竞争对手,态度也显得颇为桀骜。

也可以说,雅虎拥有着最好的厨师和厨房,而用的却是老掉牙的菜谱儿。

起初的雅虎,本质上是一个内容搜索公司,他们的页面也曾经跟今天的专业搜索引擎更类似。但走着走着,雅虎觉得依靠搜索意味着 “内容还是别人的”,他们要自己掌握内容主动权。

让雅虎最遗憾的失误中,搜索一定排在前列,作为世界互联网的鼻祖,雅虎曾经并不是没有机会。甚至谷歌和Facebook都是其案上的待沽之肉,但雅虎目不识珍,最终都失之交臂。而这一切,都源于雅虎的傲慢。

的确,在谷歌尚处萌芽的阶段,雅虎作为一家在2000年雅虎市值就达到1280亿美元的公司,拥有着去布局一切的可能,也包括搜索引擎。但在雅虎的掌舵者眼中,着似乎并不重要,因为雅虎那时只有6个人做搜索业务。后来为了拓展搜索业务,雅虎哪怕是付钱与谷歌合作,都没有自己来推进相关的业务。

等到雅虎意识到搜索的重要性之时,谷歌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专利和市场,雅虎哪怕是最终同意了100亿美元的价格,拉里·佩奇和谢尔盖·布林都没有心动。

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,雅虎错误地理解了内容及搜索的未来方式,它还为节约搜索业务投入,甚至亲手培养了最终埋葬了自己的谷歌。而后来的弥补式自救,也不见起色。

一度,雅虎在搜索领域已经看似觉醒了,并购 Inktomi、Overture 来加强搜索营销的发展就是例让。但在相当长时间内,他们以门户为核心来定义内容和搜索,致使其战略如南辕北辙,反倒拉大了与对手们的距离。

“押错了搜索、内容的未来方式,让雅虎输掉了一大局。而错过了内容、社区的未来方式,错过了移动互联网,则让原本有机会扳回一局的雅虎,彻底葬送了自己。”有分析人士认为,雅虎在战略上太后知后觉了,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汹涌澎湃的大潮中,这家剧企业竟没有自己研发出一款叫好又叫坐的大产品,其失败也就成为必然。

后来我们看到的,就是雅虎还在不停地并购,而其并购的诸多对象,却都是一些顶着时新的概念却没有实质内容的小角色。这也注定了,雅虎最终成了一个初创公司冤大头式的接盘者。

雅虎背影

三年前,偌大一个雅虎最核心的资产,是其持有的阿里巴巴的股票。三年以后的今天,雅虎正面临着清仓甩卖的境地。

回望这家企业走过的历程,有些业绩的确是值得大书特书的。例如,雅虎是最早将电话黄页的信息搬到了网上的公司,而且其“用户的免费”及“广告作为流量的变现渠道”的理念,对整个世界互联网的发展意义都堪称巨大。

另一方面,雅虎在发展过程中也确实为不少公司输出了优秀的人才。就在2015年3月雅虎解散北京研发中心时,这还一度引起了猎头们对雅虎遣散员工进行疯抢。

只是,让世人记得雅虎在互联网领域的开拓者角色,以及因此而带来的诸多贡献又有何意义?对于企业本身而言,这种足以载入史册的贡献,也是令人唏嘘的背影。

或许不久的将来,雅虎只能作为互联网史上的一个坐标而存在。它象征这门户时代的一个高峰,也成就了一个失败的电影。其命运的跌宕起伏,终将成为商学院中诠释败局的最为经典的案例之一。

实际上,在雅虎人眼中,或多或少,都还存在着一些幻想的。他们认为雅虎这头大象尚能起舞,也的确都付诸过努力。

就在两年前,《中国经济信息》记者采访时任雅虎全球副总裁、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总裁张晨,他还叙述了他刚回中国时举办第一届Hadoop大会的情景。张晨说,到了2013年时Hadoop大会在北京举办时,参会人员的规模已经达到了千人以上,Hadoop处理平台也已经成为全球大数据处理的主流平台。

在张晨眼中,Hadoop处理平台是雅虎的创新,其背后蕴含的开源思维和底蕴,仍然能够取得成功。只是,这种过去式的辉煌也难以逆转眼前的颓势。

“作为高科技企业首先要自己有信心,你若能走在前面就不怕开源,相反就会担心别人就要超过你。我们这个行业就是不进则退,所以要一直往前走。我也相信通过整个行业的努力能够把(大数据)这个饼做大。中国互联网文化里要有这种把饼做大的概念,要有把业界都带起来这种胸怀,要相信自己,靠创新赢。”张晨充满激情的话音才落,雅虎都已经走上了难以逆转的田地。

 

协会简介|联系我们|广告服务|加盟我们|网站申明|意见投诉|友情链接